肆――小四小四小

没错,肆小四,小四,爱幻想的小透明水母(这个名好长)都是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近比较魔性

随笔集

二  血
揉了揉鼻子,感觉手上传来了温热的湿润感,放下手便看到了乍眼的红。 用手捂住走向水池,可还有显眼的鲜红淌过指缝,留在了走过的地板上,犹如凋零的绯色的瓣与同生命一起枯萎在地上。冷静地来到水池旁,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血在苍白的池子里绽出妖治的红,如血色蔷薇开在了白骨中。那是消耗生命开出的花。
房间里静的出奇,只有细微的呼吸声与花朵的坠落声。
血大概是止住了,打开水龙头,洗了洗鼻子,讲将染色了的池子冲干净。同时有就了点纸将一路血痕擦干净,厌恶的将废纸丟入纸篓又洗了手。
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抬头看了看镜中的自己,露出了苍白的微笑,自言自语:“还剩多少天呢?”




――――――――――――――――――――――――――――――
其实是今天打个喷嚏莫名的流鼻血了,大概今天太干了吧。这天要多喝水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