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小四

没有才能的普通人一个

宝石

这是我明天高考前最后的放荡XD。如果我还能活着回来的话,我发誓我一定产粮——来自某高三考生的遗言

宝石por
王也赶到的时候诸葛青正靠在一块儿石头上喘着气,他周边是一圈月人射过来的剑,上面镶嵌着不知是哪位宝石的躯体。他的双臂断裂了,掉落在旁边的草丛里,脸上有些部分的白粉掉落,露出些斑驳的翡翠质地来。他回头看见是王也过来了,明显松了口气。
“老王”诸葛青有气无力的叫他“帮我把袖子放下来吧,这样有点丑。”诸葛青看着自己空荡荡当的袖口有些无奈。
王也猛的转过脸来,盯着他。诸葛青被盯得有些发毛,直觉告诉他现在应该先跑路,最好离现在的王也越远越好,于是他脚下也这么动了,同时开口想要解释缓和气氛。奈何连“王也”一词都没说出来,就被王也一把土塞进嘴里,然后一拳招呼在他脸上,诸葛青一下站不稳,跌坐在地上,此时正忙着呸掉嘴里的土。
“这会儿您倒是想起我了,刚才一人儿挺拉风是吧。”说着举拳又要打。诸葛青连忙抬胳膊去护,奈何在刚才的战斗中两只胳膊断裂了,断面平整,仅剩上臂堪堪护住脸。刚才王也打的那一拳有点狠,再加上被喂了一嘴土,显得这个人都有点狼狈还有点滑稽。
“老王,我还是伤患。”诸葛青趁机叫到。王也看着诸葛青拿着断臂互脸的动作不禁联想到曾经一种叫企鹅的短翅膀生物,不禁被逗乐了,但碍于诸葛青的面子很贴心的没笑出声。他叹了口气,把握拳的手指伸直去拽地上的诸葛青,诸葛青明显被刚才整怕了,要往后躲。王也一把拽住他的断臂,把他从地上扥了起来。
“乖,别怕,这次不打你。”说着还帮他拍了拍身上的土。
“老王,我。。。”诸葛青觉得此时还可以再出声挽救一下局面,好让自己不太被动,却看到王也手上不知何时抓在手里的土立即禁声。王也看着此时十分乖巧甚至还有些委屈的诸葛青,不觉又叹了口气,在他的印象中,诸葛青一直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眼前这狼狈模样着实少见。他总喜欢穿着白色干净的衬衣,把袖口挽到手肘,露出线条流畅的小臂,一副君子如玉的优雅样。而如今小臂处仅剩下断裂后的斜面,截面处可以看到翡翠透浓郁的绿与透彻的质地。
“是有点丑了。”王也嘀咕着,把诸葛青挽起的袖子放了下来,然后蹲了他前面。
诸葛青有些懵,“老王,你这是做什么?”
“上来啊,怎么,还想吃土?”
诸葛青明显抖了一下,但还是没动。
“还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腿还断了吧,不然刚才那下儿也不至于直接坐地上。”
看到王也此时不再生气,诸葛青心里送了口气,脸色明显晴朗起来。“老王,山人我也想体验一下人力车夫啊,但你看我这手,这样它也待不住呀。”
“有道理。”说罢,王也竟然还点点头
诸葛青乘胜追击“你架着我回去就行了,不用那么麻烦的。”废话,他堂堂七尺男儿,被另一个大男人背着回去像什么话,他还要脸呢。
“换个法儿不就行了。”王也直接忽略了他的提议,从那人腿弯处把人捞了起来,成了个公主抱的姿势。“您躺好,这手你也收好喽,一会儿咱就到家了。”说着他就迈腿跑了起来。
此刻诸葛青只想当个鸵鸟,太丢人了,这比背着回去还要丢人。他自暴自弃般把脸埋进王也胸口,只希望如此大家就不会认出他。在贴近胸膛的位置,他感受到王也胸口振动了两下,一声轻笑传至耳边。
这人绝对是故意的,他想。




放心吧,后续什么的应该不存在的:D

理想

我的理想告诉我说:“杀了我吧,在我的血还是红色的时候。”

燃料

中二病持续读条中,半夜三更不睡觉,发表中二发言

燃料

火车飞驰在桥上
桥梁在吱嘎吱嘎的响

不能回头了
不能停下了

我站在车头的锅炉旁
柴,没了
煤,没了
我想
还有我自己啊

于是我跳了进去

泥中叹

大晚上不睡觉,发点中二病言论


泥中叹

终于仰面摔到地上了
泥土沾了满身
回头望
行过的路不过咫尺
向前探
天与地连成一条线了
遥远遥远遥望

心告诉我
不能躺下
因为躺着是握不住笔的
所以又只得爬起来继续向前行了
疼痛疼痛沉重
身上的风尘越积越多了
脚上的泥越积越多了
双眼直视着前方
酸胀的流泪了
双腿不住的颤抖了
沉重沉重疼痛

终于仰面摔到地上了
泥土沾了满身
回头望
行过的路不过咫尺
向前探
天与地连成一条线了
心告诉我
不能躺下
因为躺着是握不住笔的
所以又只得爬起来继续向前行了

花季

雨季来了,我听到了花朵绽放的声音。身边的花一朵朵开放了。“咯啦咯啦”那是荆条抽伸的声音,我听到了;“噗啦噗啦”那是花蕾舒展的声音,我听到了;“滴答滴答”那是露珠低落的声音,我听到了。我听到了。

露珠总是在清晨显现,那是花朵的泪,生长的疼痛使她们不禁落下泪来。她们不常流泪的,因为那会让身边的人心碎。所以每当清晨,在世界还没有苏醒的时候,她们才微微漏出一点脆弱与疲惫来。

流泪的花是美的,晶莹的露珠透露出她们的娇嫩与憔悴,让人心底软化成一滩温柔的水。但那带着泪却仍然娇艳绽放的花更显露出她的不甘与骄矜,美得惊心动魄。

花的绽放总会伴着清香。初开的花的香味是不显的,还清甜里还带着未退干净草茎的苦,香味显得青涩。但你若仔细体会竟也能喜爱上她了。风吹过,香气拂过鼻尖,苦涩中那丝柔美的气息便透露出来了,不比玫瑰的花香魅惑也不如风信子的花香甜腻,但也有独属她的风味。当你迎着走过她时,那萦绕鼻尖的青涩香气竟勾的你又重新回头去看她,而这时你却发现你已经走远了。

花儿是美的,纯洁是美的,花季是美的。

所以花儿啊,你不要急,不要催。你要慢慢来,在期盼中等待,在等待中静待花开。



【闲谈】:来自自习课的摸鱼,听着陈粒的新歌,看到了让我心动的评论 于是趁着午休写了,结果没打完,中间隔了个数学课,思绪有点段,就这样吧。

刻刻

考试抽风,考完化学自习时开的脑洞。洋洋洒洒在生物复习卷子上写了800来字儿,也就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说白了就是有点想。愉悦一下自己。


刻刻

他喜欢右手撑头,歪在椅子里。这不是说他没个正行,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的手表常戴在右手上。这个牌子的手表都有个特点,分针在走字儿的时候“刻刻刻刻”的特别响。他撑着头,耳里传进来的是时间的声音“刻”“刻”“刻”“刻”,心脏在胸腔里也“咚”“咚”“咚”“咚”的回应着,一上一下,很安稳。

在他还住在石景山的时间里,家里就有个表(放家里的那种),形状是个穿背带裤的小猪。小猪的一只手是个隐藏的按键,按下就能唱歌。他已经不记得唱的是什么了,好像是《surper star》,也好想是《新年好》,反正就那样儿,那会儿歌儿都差不多。其实这功能说白了就是个闹铃,他那这个干的最多的就是开着声,把猪放在他父亲耳边,但大多没用,父亲依旧巍然不动,呼噜震天响。来来回回没什么意思他也就不整这幺蛾子了,后来猪被摔了一下,再也唱不出来了。小猪的怀里抱的是块表,普普通通的白色大表盘。时间被关在里边闲不住,偏就要嘚嘚,“刻”“刻”“刻”,“刻”“刻”“刻”。那大嗓门儿的表被放在了客厅里,有时是柜子顶儿,有时是吧台。在卧室里就能听见半夜里时间在“刻刻”的笑。他躺在床上,听着分针走字儿的响儿,数着秒。两秒一呼,两秒一吸,渐渐阖了眼。

他小学是寄宿的,宿舍里没有“刻刻”声,睡得不算安稳。他浅眠,梦见自己突然下坠,有时是悬崖,有时是天上,有时是深海。他全身吓得一个激灵,出了点冷汗。这是是千万不能睁眼的,不然就清醒了,还要这样再来一轮。闭着眼,感到全身乏累,一会儿就睡着了。
后来买了大房,在大兴,因为装修,于是就搬进了西城的小房子住,而石景山的就给买了。小猪也过来了,它的背带裤褪了色,原本白白净净的脸也变成了黄脸婆。但大嗓门儿依旧他晚上听着“刻刻”声,一呼一吸就睡着了。

等到大房子装完修,他们搬了进去,小猪没能来。但他却能躺在自己的软床里睡着了。这几日买了新手表,声儿响。看时间他竟又听着那响动入了梦,两秒一呼,两秒一吸,心跳一上一下,很安稳。

一个艺术生的深夜发疯

作为一个马上要出访交流的艺术生,我实在是要憋不住了,今天在这里我要一吐为快。其实本想着在微信朋友圈里发的,但一想某些老师还在我就“follow my heart”了,纯属发牢骚,认真你就输了。
我时常有在洗澡时思考人生的癖好,今天发生的事儿又让我在浴室里思考了人生,于是便想把这次的思维记录下来:何为交流?
说到交流,第一位想到的方式便是语言,但难道没有了语言我们就无法交流了吗。当然不是。也有用语言无法完成的交流,这就如同用英语唱京剧,用中文去生硬的翻译莎士比亚的文字一样。虽然懂了大意,但也只是了解其表面的意思,知道它讲了什么罢了,此非交流。
以京剧的三岔口为例,其中有一台词叫“这儿就是殿”其中这里的发音京味儿是十分浓郁的,老作为北京人的我对此深有感触,然而英语里则变为了“this is there”,既失去了独特的味道,反到还让人一头雾水。而在这之后还有一句台词“一同进店”,本是严肃的台词用英文反倒成了不严肃的“come on”,不进让人怀疑下一句就是“let's party!”
为什么会有这种结果,这就是因为两边的文化不同。一出小小的京剧里面承载了很多历史与,见证了文化与经济的发展,生活的兴衰,是各地文化融汇贯通与情感的承载物,岂是一句短短的语言就能翻译的。为了让外国人听懂京剧而改为英文,这不是交流,而是迎合。是单向的,交流的特点恰恰就体现在双向,这不是本末倒置了吗?
说了这么多,你就会问,还有什么交流方法。正如艺术无国界,而它的原因就是因为拥有共同点。正如三岔口里的片段摸黑,即使舞台的灯仍然亮着,即使没有唱词但我们依旧可以通过演员夸张的动作,丰富的表情看出这是描写在黑暗中打斗的情景,因为普通生活中的共同点而让演员与观众交流,与这语言无关。
交流正是两方用共同点使不同点摩擦出新的火花,而共同点则起到了中间互相连接的齿轮的作用。所以交流的方式不只有语言。
这只是作者作业没写,半夜没睡,净瞎抽风的产物,纯属他的发牢骚外加瞎逼逼,可信度不高,请玩笑对待。
其实最后我想说的是:我不要再排练了啊啊啊啊啊(躺着流泪ing...)

遇到bug的朋友们你们好吗,下午五点多,我的bug又少了一点,看来还是有在修复的

残雪胧月4

只能硬着头皮说抱歉啊。前几周考试,坑了那么久。最近母上管的严,很少上网。本来打算昨天晚上11点发的,没想到竟然带着耳机就睡着了。😖啊啊啊啊,感觉我的罪孽好深啊!😖带着新一章的残雪胧月来赔罪。
🙏🙇🙏🙇🙏🙇
――――――――――――――――――――――――――――――
残雪胧月
ch4
  “其实”鹤丸刚才开玩笑时的嘴角的弯度渐渐消失了,“人如果控制下雪这种自然力量的话,是需要付出代价哟,就像向自然献祭一样,至于祭品,我想你也能猜到。”鹤丸说这句话时没了开玩笑的姿态,面容很平静,语气故作轻松却带了些无奈。“抱歉,我不知道会有这种后果”三日月愣了一下然后很真诚的道歉。“没事”鹤丸苦笑着回到。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重,两人间谁都没有再说搭话。
  三日月看向了鹤丸,他正转头望向别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太阳被大片的云遮住了,投下了一片阴影,拢在他灿金的眼眸里,那耀眼的颜色此刻仿佛失了光泽。虽然不是很明显,但三日月还是注意到了:鹤丸的肩膀在微微抖动。毕竟即使表现的再平静,其实内心还是很不甘的吧。他想出言安慰,却又找不到合适的辞藻,毕竟他没有经历过这些。
  尴尬的沉默被憋笑声打断了。“噗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憋死我了”鹤丸笑得前仰后合“我随便瞎说的呵哈哈哈,你哈你还真信啊?”他深吸了一口气“诶呀诶呀,为了保持气氛,真是憋了我好久啦,哈哈哈。。。”三日月有些愣住了,明显没反应过来。鹤丸笑够了,他抹了抹眼角笑出的眼泪,喘匀了气才开始解释:“抱歉,本来只是想吓你一跳的,没想到你竟然当真了,如果真有什么代价,那人人都太短命了吧。”此时鹤丸的脸有些红,是刚才情绪激动时显现的。淡淡的绯红在他过于白净的脸上十分明显却不突兀,给这个苍白的少年增添了许多灵动。三日月发了会儿呆,他总觉的这个满脑子鬼点子的白色少年十分熟悉。他很喜欢这个白发少年的笑容:纯净, 充满活力。很耀眼,让周围的人都受到感染。他还想让这个美好的笑容长存下去,毕竟谁都喜欢美好的事物,不是吗?
  鹤丸见三日月没有反应,“三日月?”他轻声叫了一下,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三日月的思绪被打断,他不着痕迹的将想法都收敛,“其实我在想你的补偿的事,现在看来是需要再加一项了。”
  “。。。。。。”
  “你就不能忘记这件事吗?”鹤丸有些无语,“啊,就这样吧。我陪你出去玩,最近天气变好了正适合郊游。”
  “。。。。。。”三日月什么都没有表述。
  “怎么不满意吗?”鹤丸有点怕他要提出什么奇怪的要求。
  “下雪呢?”三日月问。
  “。。。。。。”
  “你怎么对下雪这么执着啊,不行就是不行。”为什么你要一脸遗憾啊!鹤丸有些无力吐槽了。
  他们约好了这周日上午8点在学校见面,“爷爷,明天别迟到啊”鹤丸笑着转身,向他挥手。纯白的发尾在微风中划出了欢快的弧度,轻快的笑声也融进清风里,渐渐远去。“其实下雪和你很配哦,和你一样,很美。”三日月用不大的声音对着那个远去的背影自言自语。不知轻风是否将话语送到了少年的耳边,他似乎看到了少年染上粉红的耳尖。
  三日月目送着白色的身影逐渐与春日的暖阳融为一体,直至消失。摸了摸自己的嘴角,是浅浅的上扬的弧度。

推开宿舍的门,就看到鹤丸捂着半张脸,从指缝中可以隐约看到他通红的脸。“……”光忠不禁感叹了一句“春天到了啊。”
……………分……………………隔……………………线…………
 
“哇!”白色的毛茸茸的脑袋突然从树丛中窜了出来,带着孩子般的笑容,伴着初春的朝阳一起出现在三日月眼前,带着弧度的嘴角不觉间又微微上扬了几分。“嘿嘿,早晨的surprise。早啊,三日月”鹤丸从树丛里走了出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和叶子。“真是吓到了呢,早啊,鹤丸。”三日月笑着回到,凑上前帮他摘下了头发上的叶子。不知是不是错觉,他似乎看到一抹红很快从白净的脸上窜过。鹤丸遮掩地别过头掸掸头发,像赌气似的“切,明明没被吓到。”在刚才,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鹤丸闻到了三日月身上熟悉的清淡茶香。
  鹤丸深吸一口气,将心中的悸动压下。“咱们去哪儿?”三日月问。“嘿嘿,我的秘密基地。”鹤丸故作神秘,眼里闪着狡结的光。三日月挑了挑眉。
  他们乘了会儿车,到了目的地。鹤丸下了车,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了出来。“好怀念啊”他感叹了一下。三日月看向他,“小时候,我一直住在这里,但后来搬家了,就再没回来过。”鹤丸解释道。“其实,我小时候也住这里哦”三日月接话。“哦,好巧”鹤丸淡淡的回道,眼睛却依旧盯着远方的楼。三日月识趣的不在发话。不得不说,鹤丸安静的时候也很美,不同于他恶作剧的时候。如同品一杯温润的茶,淡淡的,稍稍有些苦涩,又有点点回甘,有种说不出的忧郁的感觉。
  鹤丸又深吸了一口气,像是把什么又收回灵魂深处,藏匿起来。“不装文艺青年了,怀旧也够久的了,带你去找我的秘密基地去。”鹤丸打断了沉默,露出了久违的笑脸。果然他还是比较喜欢这个活泼的鹤丸,三日月这样想。
  他们进了个公园,这个公园位置有些偏僻,来的人很少,可能不久就要被废弃。有风拂过,带着淡淡的樱花香,和几片柔软的花瓣。他们逆着吹过来的花瓣的方向走了一会儿,成片的绯红撞入三日月的眼里,不,应该说是他们闯入了樱花的圣地。
  好像整个世界都坠入香气与华美的花瓣之中。微风徐徐吹过,樱花片片飘落,仿佛落雪般纷纷而下。鹤丸站在那古老的八重樱下,仰头看又重复了一遍那落樱,柔嫩的花瓣雨倾撒而下。他伸手接了把落下的花瓣,把它们泼向了正在赏樱的三日月。不知是否是花香把他迷醉了,“鹤”他张口向繁华深处的人唤着,随即他愣住了:他觉得很熟悉,好像这种称呼叫了成千上万次。几乎是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听到三日月喊的“鹤”,鹤丸似乎也愣住了,有些不可置信的转过头去,与三日月直视。三日月看着此时鹤丸的眼睛,里面似乎有喜悦,有惶恐,有悲伤还有很多,这么多种情感汇聚在一起,复杂得他有些读不懂。
  “啊,抱歉,果然我还是叫你‘鹤丸’更好吧”三日月首先打破沉默,“‘鹤’就行”鹤丸小声回到,似乎怕三日月没听见又大声重复了一遍,“之前有个人就这么叫我,很怀念”白色的少年这样解释道。气氛又有些沉默。
  三日月生硬的转移了话题:“我们见面之后还没有好好的自我介绍过。三日月宗近,初级a班。希望能与你交个朋友。”,三日月说着伸出了手“哈哈,这么僵硬干嘛,鹤丸国永,初级d班。我们已经是朋友了”鹤丸回握住他的手。
                                   tbc.
―――――――――――――――――――――――――
景物描写特别烂,我都不知道我写的是什么。如果感觉人设ooc那是正常的。我也感觉出来了。😛

【三日鹤】然而我并不会起名,就先这样吧的新名字: 残雪胧明

我和我盆友@Watanabe的一篇联文。是一场由猜拳引发的悲剧-_-|| 最近运气太背,还是不要出门了,(说了点题外话)。回到文上,这是由有一位太太的脑洞引起的,朋友问了征得了同意。我打头阵,这次是我第一次正经的些三日鹤的文,文风可能很诡异,人设难免ooc(好押韵),总之还是小白的我就请各位多多包涵。
大概异能paro
注意可能会ooc 可能会ooc 可能会ooc
以上没事的走起
―――――――――――――――――――――――――――――                                                                                 
chapter 1
他望向主席台上意气风发的人,那人个正在演讲的人是这届新生中入学成绩最高的,如同那些玛丽苏小说中的男主一样,“那个人”有颜,成绩又好,家族又有势力,完美到找不出缺点。可这样的人竟然会与这样的自己有着不浅的关系,“这可真是令人惊讶”他自嘲的想。

他,鹤丸国永,是这界新生中成绩排在末尾的。在这个学校,能力是按等级划分的,共分为S,A,B,C,D,E,F这七级,而他则是F级,最末的那级。现在站台上那个英姿焕发的“那个人”是三日月,是他的幼驯染。当初因为搬家,两人失去了联系。不得不说他们还是挺有缘的,世界那么大,他们都各自走进了人群,却又在这里意外相遇。但是鹤丸觉得他的缘分因为这次相遇而用尽了。他喜欢三日月。这是他在搬家后冷静下来思考后得出的结论。但这结论无疑是得出的太晚了,回头看时三日月已经走了。正当他准备将这段回忆掩埋时,三日月又出现了。与原来不同的是,在他们之间出现一条名为“优胜者”的鸿沟,在这边就是他们的领地,而对面就是失败者的区域。他站在了失败者的土地上,而三日月恰巧在对面。

他并不是逆天改命那类小说的主角,想要跨过那头沟是要付出代价的。而那代价他承受不起,没错,他承认自己是个胆小鬼,但他是真的改变不了什么,困难来了他只能缩进壳里,保护自己。与其这样在对岸遥遥的观望,做着不切实际的可怜的梦,伤着自己的心,他还是选择了忘记。

所以忘记就好了。。。。。。

他盯着三日月眼里的那抹新月出神,那是他认为见过的最美的眼睛,犹如一轮弯月浸在了深邃的海里。水中月啊,“呵”他笑了一下。是热烈的掌声把他从思绪里拉回来,三日月的演讲已经完了。他还能听到,不远处的几个女生在小声议论着,内容无疑都是关于,三日月的长相怎样完美,能力怎样优秀。三日月的目光扫下来的时候,惹得他旁边的女生一阵小声尖叫。他看到三日月的目光看转到到这边,心尖一颤,慌忙的把头转开和旁边的大俱利和光忠聊天。太狼狈了,他这样想。

在三日月从台子上走下来的时候,他无意的扫视了一周,却瞥见了一处惹眼的白,他只觉得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是谁。正想看清那人的长相的时候,“白色的人”去转头了和后面的人说话去了。他压下小小的好奇心,面上平静的走了下去。

三日月最近再找人。他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在演讲上看到的白色的人一直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那个背影他太熟悉了,可是就是想不起来。有时候人的记忆喜欢和人开个小玩笑,你越找他它,它越躲着你。索性他就不想了,顺其自然。找到人大概就能想起来了,他这么计划的。可那人偏偏也在和他捉迷藏,明明走班时在远处看到了那个显眼的白发,可面前的人一晃,白色就消失了,不知道是自己与他的缘分不够,还是他在躲着自己。“捉迷藏啊,甚好甚好。好久没玩了呢”
………………………………………………………………………………………………
鹤丸感到背后一阵阴凉,“光忠,最近我怎么觉得老有人在看我”鹤丸趴在大俱利身上说。“哼”大俱利推开了身上的人,给了他一个背影。“肯定是你最近恶作剧又干多了”光忠这么说。
――――――――――――――――――――――――――――――
                                                                  
@Watanabe,抱歉脱了你那么久。这个锅交给你了,接好。踢。。。。。。。
结局是BE还是HE大家自己猜啦,我是个善良的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