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小四小四小

没错,肆小四,小四,爱幻想的小透明水母(这个名好长)都是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近比较魔性

【三日鹤】然而我并不会起名,就先这样吧的新名字: 残雪胧明

我和我盆友@Watanabe的一篇联文。是一场由猜拳引发的悲剧-_-|| 最近运气太背,还是不要出门了,(说了点题外话)。回到文上,这是由有一位太太的脑洞引起的,朋友问了征得了同意。我打头阵,这次是我第一次正经的些三日鹤的文,文风可能很诡异,人设难免ooc(好押韵),总之还是小白的我就请各位多多包涵。
大概异能paro
注意可能会ooc 可能会ooc 可能会ooc
以上没事的走起
―――――――――――――――――――――――――――――                                                                                 
chapter 1
他望向主席台上意气风发的人,那人个正在演讲的人是这届新生中入学成绩最高的,如同那些玛丽苏小说中的男主一样,“那个人”有颜,成绩又好,家族又有势力,完美到找不出缺点。可这样的人竟然会与这样的自己有着不浅的关系,“这可真是令人惊讶”他自嘲的想。

他,鹤丸国永,是这界新生中成绩排在末尾的。在这个学校,能力是按等级划分的,共分为S,A,B,C,D,E,F这七级,而他则是F级,最末的那级。现在站台上那个英姿焕发的“那个人”是三日月,是他的幼驯染。当初因为搬家,两人失去了联系。不得不说他们还是挺有缘的,世界那么大,他们都各自走进了人群,却又在这里意外相遇。但是鹤丸觉得他的缘分因为这次相遇而用尽了。他喜欢三日月。这是他在搬家后冷静下来思考后得出的结论。但这结论无疑是得出的太晚了,回头看时三日月已经走了。正当他准备将这段回忆掩埋时,三日月又出现了。与原来不同的是,在他们之间出现一条名为“优胜者”的鸿沟,在这边就是他们的领地,而对面就是失败者的区域。他站在了失败者的土地上,而三日月恰巧在对面。

他并不是逆天改命那类小说的主角,想要跨过那头沟是要付出代价的。而那代价他承受不起,没错,他承认自己是个胆小鬼,但他是真的改变不了什么,困难来了他只能缩进壳里,保护自己。与其这样在对岸遥遥的观望,做着不切实际的可怜的梦,伤着自己的心,他还是选择了忘记。

所以忘记就好了。。。。。。

他盯着三日月眼里的那抹新月出神,那是他认为见过的最美的眼睛,犹如一轮弯月浸在了深邃的海里。水中月啊,“呵”他笑了一下。是热烈的掌声把他从思绪里拉回来,三日月的演讲已经完了。他还能听到,不远处的几个女生在小声议论着,内容无疑都是关于,三日月的长相怎样完美,能力怎样优秀。三日月的目光扫下来的时候,惹得他旁边的女生一阵小声尖叫。他看到三日月的目光看转到到这边,心尖一颤,慌忙的把头转开和旁边的大俱利和光忠聊天。太狼狈了,他这样想。

在三日月从台子上走下来的时候,他无意的扫视了一周,却瞥见了一处惹眼的白,他只觉得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是谁。正想看清那人的长相的时候,“白色的人”去转头了和后面的人说话去了。他压下小小的好奇心,面上平静的走了下去。

三日月最近再找人。他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在演讲上看到的白色的人一直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那个背影他太熟悉了,可是就是想不起来。有时候人的记忆喜欢和人开个小玩笑,你越找他它,它越躲着你。索性他就不想了,顺其自然。找到人大概就能想起来了,他这么计划的。可那人偏偏也在和他捉迷藏,明明走班时在远处看到了那个显眼的白发,可面前的人一晃,白色就消失了,不知道是自己与他的缘分不够,还是他在躲着自己。“捉迷藏啊,甚好甚好。好久没玩了呢”
………………………………………………………………………………………………
鹤丸感到背后一阵阴凉,“光忠,最近我怎么觉得老有人在看我”鹤丸趴在大俱利身上说。“哼”大俱利推开了身上的人,给了他一个背影。“肯定是你最近恶作剧又干多了”光忠这么说。
――――――――――――――――――――――――――――――
                                                                  
@Watanabe,抱歉脱了你那么久。这个锅交给你了,接好。踢。。。。。。。
结局是BE还是HE大家自己猜啦,我是个善良的人类。。。😊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