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小四

没有才能的普通人一个

刻刻

考试抽风,考完化学自习时开的脑洞。洋洋洒洒在生物复习卷子上写了800来字儿,也就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说白了就是有点想。愉悦一下自己。


刻刻

他喜欢右手撑头,歪在椅子里。这不是说他没个正行,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的手表常戴在右手上。这个牌子的手表都有个特点,分针在走字儿的时候“刻刻刻刻”的特别响。他撑着头,耳里传进来的是时间的声音“刻”“刻”“刻”“刻”,心脏在胸腔里也“咚”“咚”“咚”“咚”的回应着,一上一下,很安稳。

在他还住在石景山的时间里,家里就有个表(放家里的那种),形状是个穿背带裤的小猪。小猪的一只手是个隐藏的按键,按下就能唱歌。他已经不记得唱的是什么了,好像是《surper star》,也好想是《新年好》,反正就那样儿,那会儿歌儿都差不多。其实这功能说白了就是个闹铃,他那这个干的最多的就是开着声,把猪放在他父亲耳边,但大多没用,父亲依旧巍然不动,呼噜震天响。来来回回没什么意思他也就不整这幺蛾子了,后来猪被摔了一下,再也唱不出来了。小猪的怀里抱的是块表,普普通通的白色大表盘。时间被关在里边闲不住,偏就要嘚嘚,“刻”“刻”“刻”,“刻”“刻”“刻”。那大嗓门儿的表被放在了客厅里,有时是柜子顶儿,有时是吧台。在卧室里就能听见半夜里时间在“刻刻”的笑。他躺在床上,听着分针走字儿的响儿,数着秒。两秒一呼,两秒一吸,渐渐阖了眼。

他小学是寄宿的,宿舍里没有“刻刻”声,睡得不算安稳。他浅眠,梦见自己突然下坠,有时是悬崖,有时是天上,有时是深海。他全身吓得一个激灵,出了点冷汗。这是是千万不能睁眼的,不然就清醒了,还要这样再来一轮。闭着眼,感到全身乏累,一会儿就睡着了。
后来买了大房,在大兴,因为装修,于是就搬进了西城的小房子住,而石景山的就给买了。小猪也过来了,它的背带裤褪了色,原本白白净净的脸也变成了黄脸婆。但大嗓门儿依旧他晚上听着“刻刻”声,一呼一吸就睡着了。

等到大房子装完修,他们搬了进去,小猪没能来。但他却能躺在自己的软床里睡着了。这几日买了新手表,声儿响。看时间他竟又听着那响动入了梦,两秒一呼,两秒一吸,心跳一上一下,很安稳。

评论

热度(2)